Tag: 九襄 |
  • 1
预览模式: 图文 | 列表
12-02
09

流沙河石趣

五彩斑斓的石头惹人喜爱,如果这些石头又经过流水的加工,岁月的磨砺,变得圆润又富有质感,自然随意地排列在河滩上,会是一番壮丽的景象 。这是流沙河边的一处卵石滩,处处体现自然之美。这里有大渡河奇石馆,大渡河里有很多流水雕琢的石头,甚至几吨重的石头都被流水侵蚀出很多空洞。但这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现如今这些都随着库区的形成,沉入了湖底。下面的这些卵石,三份形似,七分想象,贴上来分享给大家

查看更多...

12-02
08

汉源与九襄

在汉源的几天里,几乎每天都早起沿着大渡河两侧的山体爬山,每天都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其实这个县城有很多可拍摄的题材,人文、风景、纪实等等。这次拍摄也让自己对小蛮腰的操作更加熟悉。上次进水后,第一次高强度的使用它。使用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有的时候前拨轮失效,有的时候找不到镜头,应该是接触问题,看来以后还得修啊,真希望自己有修相机的手艺,遇到问题就不用再去麻烦奸商了。相比400D,小蛮腰有AF-ON键,让对焦和测光可以有效分开,真是棒极了。中端机相比低端机,更多的设置是通过按钮的方式,而不是屏幕选择,可以在不同的拍摄环境中快速设置

查看更多...

春天到了,成都以西的大小公路上随处可见成片的油菜花。田埂上、农舍旁,桃花、梨花点缀其见。越是远离成都,花儿开约愈盛。相比冬天的单调,百花齐放的春天绚烂整个大地,地球开始发春了。九襄是花海果都,花海就指现在的时节:立春到谷雨。相比成都龙泉山上几家人分享一颗桃树赏桃花的惨状,这里的情形可谓奢侈。花多人少,寥寥几人是以游客的身份驻足留影

申家沟是九襄的一个村子,山村地处向阳坡,院落迎坡散落,此处又是山地,适合果树生长,樱花、梨花、桃花按照时节依次绚烂绽放。河谷处的梨花已经凋谢,高海拔山坡上的花儿却愤怒的生长,垂直气候特性明显。此处算是当地人赏花的一个好去处,淳朴的当地人抓住商机的手段也很简单,卖烤土豆、饮料,最离谱的也就是收个停车费。相比如此漂亮的桃花,相当值得

查看更多...

汉源街自北向南的尽头是九襄石牌坊,它建于道光29年(1849年),距今有160年的历史,制作相当精美,从远处看像一簇燃烧的火焰。石材就地取牌坊正对的南山开掘的青石。上面共雕刻786个人物像(确有人认真数过),造型生动,比例相当到位。九襄地处大渡河断裂带,5.12地震时,此地的汉源县城是除了震源附近外,受灾最重的地方。地震也让石牌坊的一个角掉了下来,但整体上看并无大碍,这与他扎实的根基有关。地上的石柱有多高,地下就埋有多深的柱子(现在的房地产)。中国古代的人对于极致的追求非常狂热,那个时候可用的材料并不多,笨重的石头世界各地都有,但只有中国人能将这种东西往极致里钻研,成就了一件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但凡炉火纯青的艺术品都是同一种技能反反复复、千锤百炼,大浪淘沙,取最精华的东西作保留,将绝大多数平庸的作品丢弃掉,成就了今天中华文明的灿烂

查看更多...

每次去源子家都回去看望外婆,婆婆住在一个很有特色的集镇上。镇子里面有一条老街叫“汉源街”,是古清溪县重要的商贸地。100多年前就存在。马帮时期,这里贩茶、运货的马帮络绎不绝,直到现在也直没有拆除。住在里面的也都是上了岁数的人,喜欢守旧,那里的生活方式和20年、甚至是30年前都是一样的。这次又来到这条街上,天气晴好,太阳晒在脸上,眼睛有微痛的感觉,但很舒服,时间仿佛变慢了,我像一个老人坐在长条凳上,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

查看更多...

古镇的鸡蛋        2009年悄然而至,伴随着蒙蒙细雨,成都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过去的三天的确美好,3天的放松时间。至于为什么美好,自己心里没事偷着乐就是了。ha-ha...自己去了汉源,一个盆地外面的地方。精彩之处在于要翻越一座冬季雪山“泥巴山”。大巴车行至山脚下,景色已经不一样了,干枯的树枝被冰凌包裹,变成简洁的素描。当车窗外的景物开始被积雪覆盖的时候,过往冰雪路段的车辆就得挂上防滑链条。现在已经进入了冬季交通管制时间,上山挂链条,下山取链条,这是能安全进出泥巴山的保证。当地曾有“要过泥巴山,只有变神仙”之说,G108就是进出泥巴山的国道,被来往的大货车压的破烂不堪,隐约中有被降为“县道”的味道,但唯一不变的是收费站的路政依旧忙不停地开着国道的发票。

        泥巴山垭口海拔2552米,相比两边1000多米的落差,上山自然少不了盘山公路。泥巴山上在夏天感受他的清风,而冬天则体会他的白雪。泥巴山垭口却是翻越“大相岭”这个著名的气候分水岭的必经之路,“大相岭”可以看作是四川盆地西南的一个盆沿,汽车从盆儿里爬出来,外面就是另一幅天地。这条路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如果倒退回农业社会,那这里算是富庶的地方,清溪、九襄、福林都是历史悠久的古镇,历史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三地自高向低分布在“大相岭”到“大渡河”的缓坡之上,而清溪又处在最高处,一片开阔地,清风习习,清溪因“风”闻名。素有“清风雅雨建昌月”之说。然而这样的冬天,雪成了主角。记得去年雪灾时经过此处,树枝被大雪压断,暴雪横扫山顶,只能看到一个个突起的雪包,其他的树木、乱石、沟壑都被大雪铺平。大自然又一次展现它的无情威力。

查看更多...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