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冬天 | 预览模式: 图文 | 列表

大渡河,又一个响亮的地理名词,算是中国的大川。先民总有临水而居的习惯,在大渡河边上的县城不多,汉源算是其中一个。这里诞生过富林文化,近几年发现的麦坪遗址更将这里灿烂的文化追溯到4000年前。这个县城未来的发展与这条河流息息相关,国电瀑布沟水电站在县城下游几十公里处,水库蓄水,原来的河坝变成了库区,县城搬迁到对面的萝卜岗,现如今,新汉源人已经安家落户。这个县城又见证了这条河流的新发展,河的两侧山势陡峭,下游方向有著名的金口河大渡河峡谷。汉源县有着众多的地理坐标

查看更多...

泥巴山不算是中国的名山,名字也很平凡,第一次听说这座山的时候还以为山上到处都是黄泥巴。但不要小看这座山,泥巴山是翻越大相岭的必经之路,从地理角度讲,这是一条分界岭,是四川盆地的西南盆沿。过了泥巴山后,多雨温润的气候消失,眼前是干燥少雨的干旱河谷气候,汉源所处的河谷地段因此显得荒凉。也正是这样的气候和纬度造就了汉源花椒的闻名,这里的花椒被称为贡椒,中国有皇帝的时候,这里的花椒要上供朝廷的。泥巴山垭口海拔2552米,在其他地方,这个高度、这个季节,山上也是下雪的,但很少有冰挂和雾凇。正是因为泥巴山是分水岭,水汽上升凝结,低海拔形成冰挂现象,高海拔呈现雾凇景观

查看更多...

        小城又下了一场雪,算是弥补这次过年没有看到大雪的遗憾。依旧是在月湖公园里拍摄,雪花纷纷扰扰扰,在大地上薄薄的覆盖一层,雪很密,天空就显得不通透,一切都在蒙蒙的素色中显得寂静,偶尔经过的麻雀叽叽喳喳飞来飞去,寻找吃的。唯独我在雪地上孤零零的端着相机,捕捉着黑白的世界

查看更多...

09-12
23

单色的力量

        严寒的冬天,步步逼近,今天是冬至日,明天起就开始数九,也就是进入单色世界的第一天。成都连续数周都是沉闷的天气,天始终亮不开就又黑下来。代表秋天的银杏叶也凋零的差不多。成都的冬天就是由颜色单一、尘雾笼罩和夹杂着轰隆隆的建筑噪音构成。已经在扳着手指头过09年,在盘点2009年之前,上传几张整理的单色图片。 第一眼看去很像黑白照片,而其实中间夹杂着淡淡的青色,还有颗粒的感觉。彩色照片有更丰富的色彩,而单色照片有更直白的对比。选取的照片是拍摄银杏叶时的合照。以这组照片纪念又一个不平凡09年的冬天。

查看更多...

陈家桅杆        努力不让自己懒惰下来,又开始了单车。今天天公依旧不作美,太阳依旧半死不活的挂在天上。自己在手机记事簿里记载:“陈家桅杆 温江区寿安乡天鹅村”几个字就开始上路了。自认为“路神”的我仅靠这几个字依旧没有找对地方。沿着二环路绕道成温立交桥,按图索骥,高悬的指路牌居然把我领到了成温邛高速路口处,而常识告诉我们,两个轱辘的单车是上不了高速的。在高速路两侧转悠了半天,在一位大妈的指引下来到了青羊区文家场,又在众多免费指路老人的帮助下,弃暗投明,上了正道。发现最近的路居然就是以前常走的成青快速通道中的温灌路一截。陈家桅杆是一个距离温江17公里的地方。来回大约90公里。

        温灌路两旁是园林观赏植物培育基地。不时有盛开的腊梅从视线中闪过,房地产业目前不景气,观赏植物的使用量锐减,里面多少有些萧条。言归正传,说到陈家桅杆,不得不说一下川西民居,记得小时候用过的邮票中有中国民居的一套邮票,上面列举了中国各地典型的民居建筑,其中就包括四川民居,只是当时是以还未直辖的重庆作为四川民居的代表,当然了,重庆民居也能代表川东部分地区的民居。川东民居有点重庆吊脚楼的感觉(下图 左)。而川西则有些明清古建筑的风韵(下图 右),更类似于山西的平遥古建筑群。四川相比于北方,特别是农村的房屋,依旧保持了青砖青瓦的建筑特点,而北方农村修建房屋则被红瓦所代替。因此这里的建筑略显厚重,贴切生活。陈家桅杆的名称由来是因为宅门前面有两个双斗桅杆,当地人俗称“陈家桅杆”。这种桅杆是古代科举制度中,中得举人后方可修建,是彰显地位的标志。这是目前川西最大的宗祠,也很具有代表性,在宗法制度的过去,族人开会、议事都是很重大的事情,宗祠也是维系一个家族的重要纽带。目前的陈家桅杆是翻修过的,建筑脱离了实用功能,算是死去的建筑,在景点管理人员的眼中,他们的作用就是每个人进去要收10元门票。

查看更多...

古镇的鸡蛋        2009年悄然而至,伴随着蒙蒙细雨,成都又开始了忙碌的生活。过去的三天的确美好,3天的放松时间。至于为什么美好,自己心里没事偷着乐就是了。ha-ha...自己去了汉源,一个盆地外面的地方。精彩之处在于要翻越一座冬季雪山“泥巴山”。大巴车行至山脚下,景色已经不一样了,干枯的树枝被冰凌包裹,变成简洁的素描。当车窗外的景物开始被积雪覆盖的时候,过往冰雪路段的车辆就得挂上防滑链条。现在已经进入了冬季交通管制时间,上山挂链条,下山取链条,这是能安全进出泥巴山的保证。当地曾有“要过泥巴山,只有变神仙”之说,G108就是进出泥巴山的国道,被来往的大货车压的破烂不堪,隐约中有被降为“县道”的味道,但唯一不变的是收费站的路政依旧忙不停地开着国道的发票。

        泥巴山垭口海拔2552米,相比两边1000多米的落差,上山自然少不了盘山公路。泥巴山上在夏天感受他的清风,而冬天则体会他的白雪。泥巴山垭口却是翻越“大相岭”这个著名的气候分水岭的必经之路,“大相岭”可以看作是四川盆地西南的一个盆沿,汽车从盆儿里爬出来,外面就是另一幅天地。这条路是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如果倒退回农业社会,那这里算是富庶的地方,清溪、九襄、福林都是历史悠久的古镇,历史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旧石器时代。三地自高向低分布在“大相岭”到“大渡河”的缓坡之上,而清溪又处在最高处,一片开阔地,清风习习,清溪因“风”闻名。素有“清风雅雨建昌月”之说。然而这样的冬天,雪成了主角。记得去年雪灾时经过此处,树枝被大雪压断,暴雪横扫山顶,只能看到一个个突起的雪包,其他的树木、乱石、沟壑都被大雪铺平。大自然又一次展现它的无情威力。

查看更多...

成都的银杏树

        成都的银杏在我的印象中是很美好的,甚至有些期待。无论几百年的古银杏,还是仍需撑杆扶持的树苗,一旦到了这个节令都呈现出金灿灿的。每当出现阳光,树枝摇曳,片片黄金伞随风飘落。06年曾在彩虹桥旁的“银杏林”简单的拍了几张,07年的银杏则停留在了记忆里。今年依旧的懒惰,不过还是强迫自己找个时间出去喀嚓了几张。突然脑子里面有个荒诞的想法,美好的东西如果想多看两眼的话,不妨抓紧时间,银杏叶子变黄每年就一次,如果按平均年龄算,我这一生也还剩70不到的次数能看到满城的银杏叶,这种算法会让我们觉得人生短暂,何不抓紧活着的每一天。当然了这种想法只会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大多数时间还是随波逐流,追名逐利。

查看更多...

08-02
14

春节随想记

        传统农历新年 飞机飞回去的时候空姐长的象空嫂,回来的时候那空姐还不如空嫂呢。飞行很顺利,坐火车如同《越狱》般艰难,南方变态的天气让心生恐惧,飞机优美地从冰雪肆虐的南方上空划了个弧线,很平稳降落到青岛流亭机场,20元保险费省了。妈妈和三姨寒风中恭候多时,看到我如此简单的行李,三姨不禁有些意外,“就这么点行李?”她的常规记忆应该是大包小包、拖家带口、衣锦还乡的感觉,不好意思让他失望了:)行李很简单,很感激如此寒冷的天气来接我的三姨和妈妈。车外已经是北方特有的黄土、杨树和蓝灰的天空组成的景色。天气比我想象的好,紧接着开始红火的春节。
        自己住的这个小城变化还是很大,继前年开了家肯德基,今年麦当劳叔叔也来到这里破坏我们的饮食习惯。变化更大的是又有两座大型超市建成,其中一座就在我家的隔壁的隔壁-家家悦。红红火的,整个小城充满生命力。飞机一个个的落地,一个个在外的姐姐、表弟从机场走出来,我们如同是放出去的风筝,每到过年就准时收线。人到齐了,挨家挨户的屋子多了些人气,年也就开始了。年轻就是好,表弟的身高已经接近我的身高,而我体重的数值却接近我身高的数值,而小表弟也长的很厉害,准备步入180cm。

查看更多...

 

过大年

        今天是年三十,农历新年前一天,回到家的感觉真是不错,年味十足。北方就是如此,传统的东西被保留的相对完整,外婆家已经把大红灯笼挂在外面,喜庆、吉祥。赶在前一天把“福”字之类的挂件张罗着请回家里。很巧,一场大雪很合时宜地降落到这个胶东小城,除了道路积雪,行车困难外,其他的倒是和整个节日气氛很般配。选择这个“吉庆有余”的模板作为这篇日志的主题,让所有看到这个帖子的朋友们都喜庆一把。过年好~~ 山东过年习俗:腊八粥,熬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锅粘,二十四,扫房日,二十五,推煤鼠,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白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姐姐拉着弟弟扭一扭 ...

查看更多...

08-01
14

等待春分日...

         与冬天的日子处久了,总是身体是在慢动作中度过,缺少活力。而时间却被无限加速。如此的生活状态让人不得不怀疑上帝正在明目张胆地把我的青春偷走。我尽量不自己的网站上写些颓废或者抱怨的话,但显示不得不让自己抱怨这里的天气,虽然太阳直射点正努力地往赤道方向移动,白天正在变长,春分前后的日子基本上就是白昼和黑夜平起平坐的日子。下班后会有自己支配的一段时间-比如打篮球或者喝酒。一个星期下来,当天气不好时,浓雾弥漫,出太阳的日子,早晚也是在迷雾中度过。成都的早晨和傍晚是无序的,洒水车、马路清扫工,上班的人群,整个马路毫无秩序。有些边骑车,边打电话的大妈会让后面的人苦不堪言。成都这个城市目前阶段不缺乏建筑工地。到处都在挖坑修路。红红火火、热和朝天,那些个SB设计简直就是设计院那帮白痴喝多了随手勾画的几个圈...

查看更多...